吉利德Remdesivir(CAS:1809249-37-3)合成路线和供应链分析报告
来自网化科技团队的协作分享 此文发布时,Remdesivir针对新冠病毒的确切疗效虽然尚未正式公布,但是已经传来了很多积极的信号,我们基于最好的结果预期,利用“网化商城”的化合物供应链平台和“智化科技”化学结构路线智能设计引擎,整理了如下资料,希望能够给业内有志于此化合物合成的同行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寄希望于各位药物化学家的努力,早日终结此次疫情。 关于Remdesivir的背景介绍直接略去,目前主流的合成路线,以及关键中间体的合成路线如下: J. Med. Chem. 2017, 60, 1648−1661随着Remdesivir热度的提升,关键中间体的供应状况日趋紧张,具体如下:除了圈内主流推荐的上述两种路线,智化科技通过自主研发的逆合成路线设计算法,给出另外两种方法来构建关键中间体2a,给科研工作者提供不一样的合成思路,具体的合成方法能否应用到该化合物的合成中需考察:Chemical.ai设计路线1参考文献:Chemical.ai设计路线2参考文献: 对应的化合物中间体,以及供应情况如下:技术支持为了促进新冠病毒相关新药研发,智化科技(https://pro.chemical.ai)将为有相关化合物路线设计需求的药企免费提供路线设计平台服务,如有需要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技术服务专员:高杨,18721305465(微信同号)向安民,13501896830 (微信同号)供应支持网化商城(https://www.whmall.com)作为专业的化合物供应链平台,2月3号起已开通远程办公服务专线,化合物采购需求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服务专员:彭女士,13297984787  张女士,13986186142和大家一样,我们团队也在经历着这次疫情的煎熬,尤其是网化商城三分之一的成员、智化科技80%以上的成员都位于武汉。但我们始终坚信,能够抵御此次疫情的最坚固的防线,是人类的认知能力:一方面是对于科学的认知:包括生物病毒,化学分子,医药科技,保障性技术等;另一方面,则是我们对于人性的认知:包括人和自然应该如何相处,人和人应该怎样相处;归根结底,是我们应该怎样和自己相处。同时我们充满信心,相信此役必胜!希望大家提供更多意见反馈和相关线索,一同尽己所能为医药研发和供应链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2020-02-05 10:17:00 查看详情>>
新型冠状病毒“特效药”瑞德西韦,如何合成?
2020年1月31号,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了美国的第一例2019-nCoV病人,住院第7天开始使用药物Remdesivir(瑞德西韦,Gilead在研抗Ebola和MERS药物),次日退烧,症状减轻!就在不久前,1月27日,Science杂志发表了题为“Can an anti-HIV combinationor other existing drugs outwit the new coronavirus?”的报道,提出了remdesivir(瑞德西韦)的药物与单克隆抗体的组合很可能是2019-nCoV的理想疗法。文章称,当一种可怕的新病毒在人体中出现时,科学家们会花上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研发和测试疫苗,发现新疗法也需要很长时间。不过,另一种途径是,调查已有的药物,看看它们是否具有对抗新病毒的活性。“Remdesivir对我们测试过的每一种冠状病毒都有活性,如果它对2019-nCoV没有活性,我会很惊讶,”美国冠状病毒专家Mark Densison说,“需要强调的是,尽管Remdesivir在降低体内病毒水平方面做得很好,但依然是越早给药越好。”文章作者还采访了香港大学微生物学家袁国勇博士,袁国勇博士也认为remdesivir才是最好的选择。(remdesivir结构式,目前处于临床三期)作为一名化学工作者,小编和大家分享一下该化合物的合成方法。通过文献检索,该化合物的合成和药化方面的数据发表于2017年,发表在美国化学会ACS旗下著名的期刊J. Med. Chem.上(J. Med. Chem. 2017, 60, 1648−1661)。一代合成该篇文献报道了该化合物 的一代和二代合成,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该化合物的一代合成方法。首先是化合物15在丁基锂的作用下与内脂14进行糖苷化反应(这里面有一个化合物15的芳香伯胺的原位硅保护和脱保护过程)。化合物16接着进行氰基化反应,紧接着进行脱苄基保护得到化合物4。化合物4再与化合物19反应得到消旋的最终化合物,最终进行SFC拆分得到手性化合物。图片来源:J. Med. Chem.二代合成接着我们来看看该化合物的第二代合成,如下图所示。很明显一代的合成方法需要进行SFC拆分,很难大规模制备。二代的合成方法是手性合成,很好地避免了这一情况。第一步的糖苷化反应使用碘代物取代一代方法中的溴代物,并使用格氏试剂进行卤素交换,产率为40%,高于一代的方法。氰基化反应和醚的脱苄基反应条件经过优化后,产率都有比较大幅度的提高,顺利得到化合物4。化合物4的邻位顺式双羟基通过保护,高产率顺利得到化合物21。化合物21与单一构型的22b进行反应,再进行脱保护反应顺利得到手性的最终化合物。在这里单一构型的化合物22b显得尤为重要了。研究发现消旋的化合物22a在异丙醚作为溶剂重结晶的情况下,单一构型化合物22b很容易溶解在溶剂中,这一发现对整个路线的大量生产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图片来源:J. Med. Chem.Science文章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2019-nCoV的理想疗法可能是类似remdesivir的药物加上单抗。把它们联合起来使用的想法可能会有非常好的前景。”特别说明:Remdesivir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许可或批准,并且尚未证明对任何用途都是安全或有效的。应主治医师的要求,并在当地监管机构的支持下(权衡了在2019-nCoV中提供无数据的实验药物的风险和收益),目前,Remdesivir仅用于少数2019-nCoV患者,用于紧急治疗。值得高兴的是Remdesivir的中国3期临床研究于2月3日启动,Gilead(吉利德)公司在中国的随机、双盲、对照III期临床研究迅速启动,总样本量270例,入组轻、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这是第一个随机三期临床试验,意义重大。由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牵头,2020年2月3日开始,4月27日结束。希望通过科学家的努力能够帮助解决这场病毒危机。参考文献:1) NEJM,2020, DOI: 10.1056/NEJMoa2001191; 2) J. Med. Chem. 2017, 60, 1648−1661本文整理自:有机合成路线,青年学者联盟YSA,Science,医药魔方p声明: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水平有限,如有不科学之处,请在下方留言指正!
2020-02-03 13:16:00 查看详情>>
钯催化不反应?加点DIPEA!
苯甲腈类化合物是众多化学转化的重要合成原料,钯催化的偶联反应是众多合成方法中的翘楚之一。Pd2(dba)3是常用的钯源,然而该零价钯长时间放置于空气中很容易被氧化为二价钯。最近来自百时美施贵宝的Steven R. Wisniewski等人报道了非常稳定的XantPhos−PdCl2催化剂和DIPEA催化体系高效催化溴代芳烃的腈基化反应,在这里DIPEA是一个还原剂,原位将二价钯还原为零价钯进入催化循环(图1和图2)。该催化体系底物范围广,产率高(图3和图4)。图1:不加还原剂不反应。图片来源:J. Org. Chem.图2:条件筛选。图片来源:J. Org. Chem.图3:底物拓展。图片来源:J. Org. Chem.图4:底物拓展。图片来源:J. Org. Chem.参考文献:Improving Robustness: In Situ Generation of a Pd(0) Catalyst for the Cyanation of Aryl Bromides, J. Org. Chem., 2017,  82, 7040−704
2019-12-17 10:12:00 查看详情>>
华东师范大学周剑团队Chem. Sci.:含有乙炔基的P-手性叔膦氧化物的对映选择性合成
P-手性膦化合物在农业化学、生物和制药工程等许多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而且是一类非常有前景的配体或有机催化剂。鉴于膦配体和有机催化剂在不对称催化中起到关键的作用,迫切需要发展有效的方法来制备含有P-立体中心的膦配体。传统的合成方法需要使用化学计量的手性原料或手性试剂,相比之下,不对称催化领域最近则取得了一些进展,主要基于两种策略,即二级膦或其氧化物的芳基化或烷基化以及前手性膦化合物的去对称化(图1a)。尽管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对于多功能P-手性磷结构单元的对映选择性合成仍然非常有限。叔膦可以通过引入不同的取代基来调节其电子和空间性质,所以结构多样性的P-手性膦化合物库对于反应的发展十分有用。尽管目前已经报道过含有羟甲基或乙烯基的P-手性合成子,但是含有乙炔基的P-手性合成子却前所未见,对映选择性催化合成非常困难。图1. 合成P-手性分子的方法。图片来源:Chem. Sci.另一方面,虽然动力学拆分是获得手性原料的基本策略,但外消旋P-手性分子的催化动力学拆分却研究寥寥。目前只有Hayashi等人报道的磷杂环戊烯氧化物的动态动力学拆分(J. Am. Chem. Soc., 2017, 139, 8122)和Cramer等人报道的次磷酰胺的动力学拆分(Chem. Sci., 2018, 9, 2981)。近期,华东师范大学的周剑教授课题组报道了Cu(I)-催化的叠氮-炔烃环加成(CuAAC)反应,通过去对称化和动力学拆分高对映选择性地合成了多样性的含有乙炔基的叔膦氧化物(图1C)。它可以进行各种多样化反应,以获得结构多样性的P-手性膦衍生物。相关工作发表在Chemical Science 上,第一作者是博士生朱仁义。通常情况下,开发去对称化CuAAC的挑战在于实现优良对映选择性控制的同时如何抑制副产物双三唑类化合物的形成。另一方面,CuAAC在外消旋炔烃或叠氮化物的动力学拆分中的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作者推测不对称的CuAAC是一种非常有前景的方法来制备含有乙炔基的P-手性合成子,该方法的优点包括:(1)二乙炔基膦氧化物1和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简单易得(一锅法,2-3步);(2)P-手性的膦氧化物3和4的实用性较好,它们可以作为有机催化剂以及各种P-手性膦衍生物的前体。况且有关含有三唑基的P-手性膦的性质未知,值得进一步的探索。图2. 反应条件优化。图片来源:Chem. Sci.作者开始尝试二炔1a和叠氮化物2a的去对称化CuAAC反应(图2)。值得一提的是,二乙炔基膦氧化物的去对称化此前还未见诸报道。带有端炔的前手性二炔是很难发生分子间去对称化反应,因为它们的线性结构使得它难以实现良好的对映选择性同时抑制双官能化副反应的发生。基于以往研究,作者先尝试了吡啶双噁唑啉(PYBOX)配体L1/CuCl作催化剂、2,5-己二酮作溶剂,但3a的ee 值仅为8%且3a/3a’比值仅为2.0:1。进一步的优化结果显示在MeCN中反应,3a的产率为63%,ee 值为83%,3a/3a’比值高达6.8:1。对于修饰的PYBOX L2-8,C4上带有合适的屏蔽基团有利于反应的进行。含缺电子苯基的配体L4结果较差,而带有富电子取代基的L5则提高了对映选择性和3a/3a’比。当使用含有1-萘甲氧基的配体L6时,3a/3a’比值进一步提高到13.9:1,同时3a的产率为80%,ee 值为93%。把CuCl改为CuBr可使ee 值提高到95%,而3a/3a’的比率则保持不变。为了进一步探究L6的作用,作者评估了1a和2a反应的时间依赖性对映选择性。以往的研究表明,含前手性二芳基的二炔类化合物的CuAAC是去对称化和动力学拆分协同结合的过程,无论使用L1还是L6作为配体,3a的对映选择性随着反应转化率的增加而逐渐提高,而3a/3a’比值则逐渐降低。这表明,副产物3a’的形成有益于提高3a的ee 值。在手性催化剂存在的情况下,初始去对称化CuAAC生成的次要对映体(S)-3a的消耗速度快于主要对映体(R)-3a(图3)。因此,1a和2a的反应也是去对称化和动力学拆分的协同组合,其中k1>k2且k4>k3,有利于以高ee 值获得(R)-3a。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对称化和动力学拆分步骤中,使用配体L6时产物的ee 值优于L1。此外,配体L6在外消旋单三唑3a的动力学拆分中效果也优于L1(图3c)。图3. 探究反应机理。图片来源:Chem. Sci.在最佳反应条件下,作者考察了二炔基膦氧化物1a和叠氮化物2a的去对称化CuAAC反应的底物范围(图4)。二炔基膦氧化物的取代基对反应具有明显的影响。带有1-萘基或2-取代苯基的二炔基膦氧化物1a-d能够以较好的收率和对映选择性得到三唑3a-d。而带有3-MeO或3-溴苯基的二炔基膦氧化物1e-f则以较低的M/D比得到相应的产物3e-f。含4-叔丁基-苯基的膦氧化物1g以90%的ee 值和10:1的M/D比得到产物3g。然而,叔丁基取代的膦氧化物1h反应得到的产物3h的ee 值降低至75%,且只有3∶1的M/D比。各种脂肪族叠氮化物2b-h都能够兼容该反应,以良好的产率、优异的ee 值和高的M/D比得到产物3i-o。图4. 不对称CuAAC反应底物拓展。图片来源:Chem. Sci.由于配体L6在外消旋单三氮唑3a的动力学拆分中能获得较好的结果,所以在相同的条件下,作者尝试了利用叠氮化物2a对炔基膦氧化物4a进行动力学拆分。令人高兴的是,当使用相对于4a 0.5当量的叠氮化物2a时,反应效果很好,单三唑5a的产率为44%,ee值为85%,回收(S)-4a的ee 值为80%,收率为44%。图5. 4a的动力学拆分。图片来源:Chem. Sci.进一步的优化条件以L7为配体,以0.52当量的叠氮化物2a对炔基膦氧化物4进行了动力学拆分(图6)。无论R1上的取代基是苯基、2-噻吩基、环己基或异丙基,都能以85-99%的ee 值得到带有乙炔基的手性邻甲基苯基取代的膦氧化物4a-g。将2-甲基苯基改为2-溴苯基或1-萘基,相应的炔基膦氧化物 4h和4i的产率分别为44-45%,ee 值为95-97%。含有三唑基的外消旋乙炔基膦氧化物3a、3b,也可以很容易地拆分得到手性3a、3b,回收率和ee 值都良好。这些带有乙炔基的P-手性膦氧化物还能经过不同的多样化反应来提高结构的多样性。图6. 4的动力学拆分底物范围。图片来源:Chem. Sci.另一方面,作者对炔基膦氧化物4高度对映选择性生成含有1,2,3-三氮唑的P-手性氧化膦5的反应条件进行了优化(图7)。通过使用配体L8,调节叠氮化合物2与炔基膦氧化物4的比例,可以耐受一系列不同的P-手性P-取代基,包括取代的苯基、2-噻吩基、1-萘基和脂肪基,得到含有1,2,3-三氮唑部分的P-手性膦氧化物。图7. 4和2的对映选择性CuAAC底物范围。图片来源:Chem. Sci.在不对称催化中实现面的远程控制仍然颇具挑战。如果前手性中心离反应中心较远,由于手性偏差的减小,很难发展一种高对映选择性的远程去对称化反应。大多数方法都是基于底物,即前手性中心离反应中心最多间隔三个共价键(图8)。在间隔四个或四个以上共价键的远程分子间去对称化则是罕见的。由于PYBOX配体L6在抑制副反应和提高对映选择性方面优于L1,作者尝试改变这些配体的C4屏蔽基团的大小来发展膦氧化物-二炔6的去对称化CuAAC反应,该化合物中乙炔基距离P-中心间隔有四个共价键。值得一提的是,基于磷氧化物的共轭体系因其独特的电子特性而备受关注。对膦氧化物-二炔6的不对称CuAAC的研究,不仅可评价配体L5-L8在远程对映面控制中的性能,而且还可得到具有潜在用途的手性膦氧化物衍生物。优化结果表明,L5/CuBr能以98%的ee 值得到产物7a且7a/7a’比可达6.6:1(图8)。通过将6a和2h的比值从1.0:1调整为1.2:1,7a/7a’的比值跃升到12:1,而ee 值保持不变。图8. 6a的对映选择性CuAAC底物范围。图片来源:Chem. Sci.接着,作者考察了去对称化CuAAC反应的普适性(图9)。芳基和烷基P-取代基都可以兼容,以较好的收率和7a/7a’比得到目标产物7a-i。带有不同醚基团的底物均反应良好,得到产物7j-l。此外,各种叠氮化物也能够实现该转化,以较高的收率和7a/7a’比得到单三唑7m-t。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手性膦7均具有> 90%的ee 值。图9. 膦氧化物-二炔的CuAAC底物范围。图片来源:Chem. Sci.由此得到的含有乙炔基的P-手性叔膦氧化物可用于P-手性膦衍生物的多样性合成(图10)。例如,以克级规模合成的产物3a,ee 值为95%,3a/3a’比为11:1。在Sonogashira反应后接着还原可将3a转化为叔膦9且ee 值保持不变。有趣的是,膦9还能与联烯酯10反应生成三唑基被取代的氧化膦11且ee 值保持不变。同样,从5a得到的叔膦12也进行了同样的取代反应,以89%的ee 值得到了产物13。根据膦14的绝对构型,可以看出在取代反应中,叔膦9或12的绝对构型发生了翻转。图10. 3a和5a的衍生化。图片来源:Chem. Sci.P-手性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可用于开发新的P-手性有机催化剂(图11)。例如,通过两步转化可以很容易地得到P-手性膦16且其ee 值保持不变。起初,这些膦用于查尔酮和10的[3+2]环加成反应,生成的产物17a最高ee 值为84:16。这表明P-手性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具有开发P-手性配体或有机催化剂的潜力。值得注意的是,在苯环的邻位上有甲基或溴取代基,所得到的手性单膦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衍生化来增加结构多样性。图11. 16的合成及应用。图片来源:Chem. Sci.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作为P-手性合成砌块的多功能性,通过与手性亚胺18的非对映多样性Mannich反应进一步得到证明(图12)。由于(R)-和(S)-4a都可以很容易地通过上述的动力学拆分以优良的ee 值得到,因此,用(R)-或(S)-18进行烷基亚胺加成反应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化合物19的四个异构体。由此得到的多功能P-手性膦氧化物19含有三个不同的手性中心,一个碳和两个杂原子手性中心,这是开发新的手性配体和有机催化剂的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骨架。图12. 19的非对映多样性合成。图片来源:Chem. Sci.此外,P-手性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可以经过Glaser偶联和还原,得到4-双(R)-二炔基膦基丁烷20,可用于形成双Au(I)-配合物(图13)。图13. 双Au(I)-配合物21的合成。图片来源:Chem. Sci.光学活性的膦氧化物7也是光电研究的热点,它可以通过衍生化乙炔基团实现进一步官能团化(图14)。例如,从对映体7a可以很容易获得一种未报道过的基于膦氧化物的手性铂(II)乙炔化物22,这可能对有机金属凝胶、太阳能电池和发光材料领域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鉴于Pt-乙炔化物作为功能单元的重要性,从7a开始,经Sonogashira偶联得到扩展的π-体系化合物23,产率57%且ee 值保持不变。用Lawesson试剂处理23,得到手性P-硫化物24。随后作者考察了化合物6a、7a、23和24的光学性质,吸收和发射数据显示与6a相比,化合物7a的紫外/可见吸收峰和发射带极大值略有红移,而扩展π-体系产物23的紫外/可见吸收峰和发射带极大值明显红移。此外,7a的量子产率(QY)明显高于6a (0.40 vs. 0.14),而手性P-硫化物24的QY则低于23。这些结果表明手性膦7的特性可以很容易地得到调节从而实现其在光电领域的应用。图14. 22-24的合成及其应用。图片来源:Chem. Sci.总结周剑教授课题组开发了高对映选择性CuAAC反应,用于合成多功能的含有乙炔基的P-手性膦合成子,它可以进行各种多样化的反应,以获得结构多样性的P-手性膦衍生物。重要的是,作者新开发的具有C4大位阻屏蔽基团的PYBOX型配体,为开发对映选择性CuAAC提供了解决方案。通过改变C4屏蔽基团,开发了以下三种应用:(1)二乙炔基膦氧化物1的去对称化,(2)单乙炔基膦氧化物4的动力学拆分,(3)对膦-二炔类7的远程去对称化;都能够以优良的对映选择性制备P-手性膦衍生物。
2019-11-29 16:51:00 查看详情>>
解决困扰不对称催化领域半个多世纪的难题!南开大学周其林朱守非团队发表Science论文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马超)11月22日,国际著名期刊《Science》在线发表南开大学周其林和朱守非团队题为 “Highly enantioselective carbene insertion into N-H bonds of aliphatic amines”(卡宾对脂肪胺氮-氢键的高对映选择性插入反应)的研究论文。   解决了半个多世纪的难题   该论文报道了基于两种催化剂协同催化的卡宾高对映选择性插入脂肪胺N-H键合成手性氨基酸的策略。此项研究不仅解决了对映选择性卡宾插入反应的长期挑战,为手性氨基酸的合成提供了高效方法,而且为涉及强配位底物的过渡金属催化的不对称转化提供了潜在的通用策略。   据统计,在2016年度销售额排名前200位的处方药中,近一半含有手性胺—一种重要的分子结构单元,如镇痛药吗啡、曲马多,抗抑郁药舍曲林,抗血栓药波立维等。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想找到高效的方法,直接利用脂肪胺来合成手性胺类化合物。但脂肪胺极易引起金属催化剂失活,使得金属催化脂肪胺反应面临巨大挑战。周其林院士和朱守非教授带领研究团队建立了一种新颖的双催化剂体系,解决了这个困扰不对称催化领域半个多世纪的难题。 协同催化卡宾高对映选择性插入脂肪胺N-H键合成手性氨基酸   以柔克刚   据研究人员介绍,该方法具有高达99%的产率和高达97%ee的对映选择性,并在一些药物及生物活性分子(如阿莫沙平、曲美他嗪、沃替西汀等)的衍生化中具有很好的适用性。其反应产物——手性α-氨基酸衍生物,可以作为重要的合成子用于多种手性药物的高效合成。   应用在线红外光谱技术,研究人员对此反应做了动力学测量,接着他们利用核磁共振和紫外光谱技术,证明了金属铜配合物和脂肪胺几乎不存在相互作用,而手性硫脲催化剂的硫原子与铜有较强的配位作用。他们据此认定,这是由于配体带有一个负电荷,与正一价铜结合后生成中性的铜配合物,使铜变得更“软”。根据软硬酸碱理论,它很难与较“硬”的脂肪胺作用——“以柔克刚”这是该反应能发生的关键。   催化组合拳   此项研究不仅解决了对映选择性卡宾插入反应的长期挑战,而且为涉及强配位底物的过渡金属催化的不对称转化提供了潜在的通用策略。   哈佛大学著名化学家埃里克·雅各布森(Eric N. Jacobsen)在同期《Science》发表了题为"A catalytic one-two punch(催化组合拳)"的评论文章,对该项研究进行了系统解读,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他强调该反应的机制颠覆了手性有机催化剂常见的催化原理,使得手性氢键给体催化剂可以通过多种非共价机制促进立体选择性的控制。   周其林和朱守非团队论文链接: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6/6468/990   埃里克·雅各布森评论文章链接: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6/6468/948             更多化学品买卖,上网化商城
2019-11-25 09:22:00 查看详情>>
新型哌啶基离子液体的合成、性能及抗菌活性
细菌与真菌在我们生活中的应用比比皆是,如我们利用大肠杆菌来帮助我们酿出甜美的葡萄酒,利用酵母菌来进行面包发酵,还有那美味的蘑菇也是真菌呢。然而大多数细菌和真菌对我们人类都有一定的害处,所以消灭这些致病细菌和真菌就有一定的必要性。然而由此导致的抑菌剂或杀菌剂的大量使用不仅会对自然环境造成巨大破坏,更威胁着我们人类自身的健康。因此开发出更加“绿色”的抗菌剂以及采用更加“绿色”的工艺就显得至关重要。针对此种需要,博兹南工业大学化学系的Juliusz Pernak课题组通过简单的合成方法便合成了一系列新型离子液体,并对其具有的性质和抗菌活性进行了研究。图1. 溴化哌啶的合成aaThealkyl chain length (R) varies from C2H5 to C16H33.(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图2. 杏仁酸酸基ILs的合成(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研究人员通过的将1-甲基-4-羟基哌啶与溴代烷烃进行反应即可制得高产率的一系列溴化季铵盐(所有反应产量超过90%),并且产物易于分离纯化。然后通过离子交换的策略,使得溴离子与不同手性的杏仁酸负离子发生交换,生成了一系列不同手性的杏仁酸酸基ILs。整个过程操作简单,反应条件温和。图3. (A)IL上阳离子烷基链长度对比旋光度的影响(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图4. 不同手性条件下密度随烷基链长度的变化(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研究人员对不同手性状况下的烷基链的变化对比旋光度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发现随着烷基链的增加不同手性的IL比旋光度出现一定符合对数方程的规律性变化。并且如预测的那样,具有(RS)构型的杏仁酸基ILs在烷基链发生增加时,没有出现明显的比旋光度的变化。与此同时这种随着烷基链增加而导致的某种性质的规律性变化也发生在其密度上。不过与比旋光度的变化不同的是密度随着烷基链的增加而逐渐减小的情况在R、S、RS三种类型的IL中都存在。图5. 临界胶束浓度(CMC)(A)与吸附效率pC20(B)在不同的手性下随烷基链的增加而发生的变化(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同时研究人员还发现随着烷基链的增加,其临界表面胶束浓度在逐渐降低,表明其表面活性在逐渐增强,与此同时吸附效率无论是哪种手性条件下都得到了提升,并且临界胶束浓度与吸附效率的变化都与烷基链的长度变化呈现一定的线性关系。图6. 对8b, 8c和8d代表的离子液体的抑菌性研究(图片来源:ACS Sustainable Chem. Eng.)那么这一系列的离子液体的抑菌性究竟如何呢?研究人员由此对不同的烷基取代的IL的抑菌性进行了研究。发现随着烷基链的逐渐增加其抑菌性能逐渐提升(表S11−S13),其中表现最优的抑菌性的为含14与16碳原子的ILs。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化合物对革兰氏阳性菌的活性与用于强效抗菌和抗真菌制剂的参考化合物接近。它们也可与环己基氨基磺酸盐、乳酸盐和抗坏血酸盐的抗菌性离子液体的活性相当,是非常高活性的抑菌剂。综上所述,该课题组成功合成了一系列新型离子液体,其合成方法具有简单方便的特点。对其性质进行研究发现了其性质随烷基链变化的一些规律,最为重要的是,其具有的抑菌活性与烷基链长度的规律可作为未来一些抑菌药物定向设计与合成的策略,为将来抑菌药物的合成与应用奠定研究基础。原文链接:https://pubs.acs.org/doi/10.1021/acssuschemeng.9b03690原文作者:Tomasz Rzemieniecki, Daniela Gwiazdowska, Karolina Rybak, Katarzyna Materna, Krzysztof Juś and Juliusz PernakDOI: 10.1021/acssuschemeng.9b03690买卖化学品,上网化商城!哌啶购买链接:http://www.whmall.com/search?q=%E5%93%8C%E5%95%B6
2019-10-28 16:10:00 查看详情>>
醇氧化公斤级生产总结
最近发现很多人选择醇氧化体系的时候有所困难。氧化反应是有机合成的基础,掌握氧化反应,可以在合成和放大的过程中,事半功倍。虽然氧化体系数量较多,但是有些氧化反应,污染大;有些氧化试剂,容易分解,产生气体;有些氧化剂,价格昂贵,后处理困难;真正优秀的可放大的体系,其实不多。选择一个好的氧化条件,对于迅速推进项目至关重要。为了提高我国范围内工艺研发人员的氧化水平,我总结了部分OPRD文献中公斤级放大案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一:醇氧化成醛:本文案例引用:《Large-Scale Oxidations in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Chem. Rev. 2006, 106, 2943-2989转自公众号:有机合成交流(搜索:everyday-oc)化学品买卖,上网化商城 !
2019-08-12 12:11:00 查看详情>>
NBS在碱性条件下的化学行为
Hofmann重排是最古老的以及构建胺的常用合成方法. 但是用于该方法的比较实用的试剂仍然是比较少的. 使用溴的碱性溶液的方法收率不是很令人满意,并且不是很稳定. 因此开发了许多其他的氧化体系,比如高价碘(III)试剂( PhI(OCOCF3)2, PhIO-HC02H, PhI(OTs)OH,  and  PhI(OAc)2 );四乙酸铅; 苄基三甲基三溴化铵; NBS-AgOAc。(更多化学品购买,前往网化商城)之前作者报道了一篇合成咪唑并吡啶的方法,它是非肽AII受体拮抗剂的核心结构,比如强力降血压药  MK-996。其中脲2的合成是通过酰胺1的Hofmann重排进行制备的,使用PhI(OAc)2,收率高。但是NBS可能是一个更加实用的试剂。可惜的是使用NBS-KOH/MeOH体系,只拿到60%收率,有30%原料回收,以及副产物4,5。在这里,NBS本身是一个溴化试剂,这对于它完成该转化有很大的影响问题总会是有的吗,接下来看作者研究,如何破解这一难题。通过研究NBS在碱性溶剂中的化学行为,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碱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没有KOH, 只能拿到4,没有产物脲生成。加入0.25当量KOH后,发现4减少了,脲2多起来。当使用2.5eq KOH,1eq NBS的时候,最大达到60%转化,并且生成1.1%的4和11.7%的5。很明显,如果没有碱,那NBS只是一个溴化试剂,但是当有碱存在的时候,NBS就具有了氧化剂的功能。接下来通过低温NMR进行研究. KOH溶解在氘水里面,冷却到-5°C后,加入NBS。定期取样做1H和13C测试。结果表明,当NBS溶解的时候,已经没有NBS存在了。主要的产物经过鉴定为琥珀酰胺酸二甲盐(8)以及琥珀酰亚胺钾盐(7)。其中转换成7是可逆的,经过时间推移,NBS与7之间的平衡被不可逆转化为8打破。16h后,有96%的8生成了。再增加时间,出现了新的化合物10。经过表征10是8的Hofmann重排产物。在Hofmann重排中,真正起作用的氧化剂是琥珀酰胺酸二甲盐8。反应结束后通过过滤,得到的化合物NMR表征,确定是琥珀酰胺酸二甲盐。但是想通过往琥珀酰胺酸里面加入Br2/KOH制备盐8并没有成功。它只能通过NBS的开环得到,想用KOBr进行氧化无效。经过研究还发现,如果把NBS加入到水和MeOH的混合溶液(3:7), 那么观察到甲酯12生成,紧接着水解生成8。但是如果只加入1eq KOH,那么酯12就会保留,没法水解。在把该机理研究透以后,溴化副反应就可以受到抑制。如果让NBS+KOH只搅拌5分钟,那么只有85%的NBS转化为8,剩余的NBS就会作为溴化试剂。但是如果搅拌的时间延长,16h以后,有96%的8生成(NMR表征), 然后-20°C加入原料1,收率直接从60%飙到95%。最有研究发现,反应不完的原因是NBS-KOH混合物在室温的时候不稳定,在通过将该试剂注射进反应容器的时候,降解已经开始。如果在-5°C,大于95%的NBS转化为8以后,再室温下搅拌2h,发现8已经大量降解,只能拿到17%的脲,回收82.5%的酰胺1。NMR可以观测到降解过程。8在-5°是很稳定的,就算在D2O中保存9天也只有少量降解。升温以后发现已经在30分钟内已经有一半降解为9。 2h以后,70%降解为9,另外10,11以及两个未表征的副产物占了30%。如果体系中存在甲醇,那么8就会经过重排得到异氰酸酯,紧接着被MeOH捕捉生成酯13,其他的33%降解为酰胺9。为了保持8的有效性,温度维持在-5°C是非常有必要的。基本反应进程:酰胺1先被8氧化成N-Br酰胺14,然后重排成异氰酸酯,被分子内氨基捕获,生成产物2。 这篇文献看的非常过瘾,其实这种问题在我们合成的过程中经常碰到,具有很大的普遍性,只不过很多合成人员碰到了,并不当一回事,也不去思考为什么转化不完,导致反应有所缺陷。 学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化学合成永恒的话题,这属于意识问题。很多人瞧不起理论验证,机理研究,图快,不愿意探究。长久发展下去,你除了成为交货工具以外,在理论以及认知上,没有丝毫进步。刚开始你可能比别人快点,但是过一段时间,差距马上缩短,紧接着被反超。磨刀不误砍柴工,有时间的话,多去探究探究下究竟,自己研究下机理,百利而无一害。化学反应有果,其中必有一个因在那里,没有弄清楚因,永远只能被反应牵着鼻子走。NBS的双重特性:溴化试剂和氧化剂。怎么去调控或者将选择性做出来。选择性有时候是通过不同的试剂来调控的,同一个试剂采用不同的操作方式也可以调控选择性。对投料顺序要有充分的认识。这是一个大问题,不是小问题,情况千变万化。最近我们做一个项目PPh3+Br2,生成的中间体也是在温度较高的时候不稳定,如果你及时把原料加进去,中间体一生成就被捕获,就降解的少。中间体的稳定性是有机合成高效与否的一个重点,有机化学讲究匹配,如果中间体生成过快或者过慢,都会对化学反应收率产生巨大影响。中间体生成的速度刚刚好,或者采用措施,降温,加添加剂,加配体等方式稳定住中间体,都可以把反应从很烂做到很好。反应效果差,自己先思考下,中间的中间体是什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稳定下这个中间体?Hofmann重排制备脲。这是合成脲的一个常见方法。看到脲,可以思考下能不能用此重排来合成。当然这个重排有几种原料可以过来,比如羧酸用curtisus重排,酰胺用Hofmann重排,异羟肟酸酯用Lossen重排。使用氘代试剂开反应,可以研究反应历程。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氘代试剂,直接用氘代试剂做反应,进行NMR跟踪,可以获得很多信息。机理这种东西,你多做一些反应,它可能可以提供一些奇奇怪怪的数据。很多时候,人为控制的数据都不是好数据,客观做出来的奇怪数据可能对机理解释效果更大,更能打你脸~~。所以多去收集数据,不会有错。更多化学品购买,点击前往网化商城。厂家直销,小批量化学品采购平台。原文:J. Am. Chem. SOC.  1994, 11  6, 7947-7948 公众号:有机合成交流(搜索:everyday-oc)
2019-08-08 10:13:00 查看详情>>
【干货】修饰的氨基酸
       随着生物技术和遗传工程的迅速发展,以及多肽固相合成技术的成熟,多肽类药物成为市场增长极快的新药研发方向之一。目前,全球已经批准了近 100 个多肽产品上市,其中不乏数亿美元级别以上的重磅,如格拉替雷、利拉鲁肽等。近几年随着我国医药市场的平稳增长,多肽类药物市场销售规模也在逐年扩大,销售额保持了快速增长势头。多肽固相合成示意图       多肽是指氨基酸通过肽键连接而成的一类化合物。由于氨基酸的自身特性,活性基团多,直接酸碱缩合会引起副反应的发生,所以合成多肽前必需将其他活性基团暂时封闭起来,使反应定向进行,才能得到具有特定氨基酸顺序的多肽。氨基酸的保护就成为合成多肽的最根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可用于保护氨基酸的基团有上百种,且没有任何一种保护基可以通用于多肽的合成中,需要通过文献经验和生产实践来验证具体氨基酸保护基的选择。        下面就氨基、羧基以及侧链保护进行阐述。1 、氨基酸中氨基的保护       氨基保护基使用较多的有烷氧羰基、酰基和烷基三大类。多肽合成中最常用的是烷氧羰基,如FMOC- (9-芴甲氧羰基)、BOC- (叔丁氧羰基)和CBZ-(苄氧羰基)等。这些保护基能稳定存在的条件不同,脱除保护的方法也不同,具体根据反应的需要来选择。       FMOC-是氨基甲酸酯型保护基中,广泛应用的酸性稳定,弱碱性条件下解离的基团,可以用稀哌啶溶液或二乙胺DMF溶液,在室温下脱保护。如FMOC -保护基精氨酸(FMOC-Arg(Pbf)-OH)(CAS:154445-77-9)。       BOC-保护的氨基酸用于大部分多肽合成的偶联,可以在酸解条件下脱去,对催化氢化、碱水解和Na/液氨等的脱保护条件稳定。如BOC-L-脯氨酸(BOC-L- Pro-OH)(CAS:15761-39-4)。       CBZ-保护的氨基酸容易结晶且比较稳定,活化时不易消旋,可以在H2/Pd/C,HBr/AcOH和Na/液氨等条件下脱去保护基。如CBZ-L-脯氨酸,(CBZ-L-Pro-OH)(CAS:1148-11-4)。       搭配使用氨基保护基团,可以得到好的合成效果。当BOC-和CBZ-同时存在时,可以用催化氢解脱去CBZ-,BOC-保持不变;或用酸解脱去BOC-而CBZ-不受影响。FMOC-保护基可与酸解脱去的保护基搭配而用于多肽合成。2 、氨基酸中羧基的保护       合成多肽过程中,为了防止活化羧基时,不需要参与反应的羧基也被活化而带来副反应,羧基也要适当保护起来,另外也可以防止氨基与羧基形成内盐。一般采用成酯的形式对羧基进行保护。如生成甲酯、乙酯、叔丁酯和苄酯。叔丁酯比甲酯、乙酯更稳定,不易被碱水解脱去,可用盐酸、氢溴酸、三氟乙酸等酸解脱去。苄酯则可以用氢解脱去。        羧基保护的甘氨酸,市售有乙酯、叔丁酯或苄酯形式。       甘氨酸叔丁基酯(H-Gly-OtBu-OH)(CAS:6456-74-2)。       甘氨酸苄酯盐酸盐(H-Gly-OBzl·HCl)(CAS:2462-31-9)。3 、氨基酸中侧链活泼基团的保护        由于很多氨基酸的侧链上带有活泼基团,包含:氨基、羧基、胍基、羟基、咪唑基等。在合成肽时,为了避免副反应的发生,一般要先将这些活泼基团保护起来。        谷氨酸和天门冬氨酸,有两个羧基,进行反应时,侧链上的羧基极易发生副反应,因此必须有选择性的保护侧链羧基。       N-苄氧羰基-L-谷氨酸叔丁酯(Z-Glu-O-tBu)(CAS:5891-45-2)。       N-叔丁氧羰基-L-天冬氨酸-1-苄酯(BOC-L-Asp-OBzl)(CAS:30925-18-9)。       赖氨酸有两个胺基,也需要有选择性的保护侧链氨基。如:N-α-芴甲氧羰基-N-ε-叔丁氧羰基-L-赖氨酸(Fmoc-Lys(Boc)-OH)(CAS:71989-26-9)。4 、特殊氨基酸定制        来自网化商城科学家拥有丰富的氨基酸合成经验以及先进的多肽生产设备,可以提供复杂氨基酸的定制服务,包括D型氨基酸,非天然氨基酸,各种侧链修饰氨基酸等。       如:FMOC-L-HOLYS(BOC)-OH,(CAS:194718-17-7),可定制百克级至公斤级。       (2S)-2-N-芴甲氧羰基氨基-2-甲基-6-庚烯酸(CAS:288617-73-2)可定制百克级至公斤级。       快来网化商城购买天然的、非天然的、保护的、没保护的氨基酸产品做反应吧!
2018-06-12 17:00:00 查看详情>>
【干货】抗心衰化药(S086和LCZ696)的核心结构合成路线整理
说到3月份国内的新药/化药进展,关注度较高是信立泰申报的新药SAL-086-A/F(简称S086),中文名为沙库巴曲阿利沙坦钠片。S086的适应症为慢性心衰,是国内首个申报临床的抗心衰1类化药。S086   V.S.   LCZ696已经上市的心衰药物LCZ696(Entresto,CAS号为936623-90-4)是由诺华研发的一种脑啡肽酶和血管紧张素受体双重抑制剂。LCZ696是由沙库巴曲和缬沙坦组成的一个钠的超分子配合物,依靠复杂的氢键网络而稳定存在。2015年7月7日由美国FDA批准上市,之后再2015年11月由欧洲EMEA批准上市。LCZ696的晶型专利号是WO2007056546A1,2026年到期;复合物专利号是WO2008031567A1,2026年到期。信立泰的S086发表于专利CN105963296A,以沙库巴曲(Sacubitril,AHU377,CAS号为149709-62-6)和阿利沙坦酯(CAS号为947331-05-7)的共晶化合物,绕开了LCZ696的所有专利,并利用技术优势形成专利壁垒。结构式对比如下所示:                                       LCZ696和S086这两种共晶化合物中都需要用到沙库巴曲(AHU377)钙盐(CAS号为149709-62-6 ),其合成难点是两个手性中心的构建。AHU377钙盐合成方法根据网化商城的有机合成科学家搜集整理,AHU377钙盐的合成路线主要分为以下几种。路线1:已经市售的Boc-L-4,4'-联苯丙氨醇(CAS:1426129-50-1),经TEMPO氧化后得到醛,与乙氧甲酰基亚乙基三苯基膦发生Wittig反应得到3。其水解后的羧酸,采用手性钌催化剂和磷配体进行不对称催化氢化可以得到ee值高达99.5%的关键中间体5。如文献WO2008031567A1报道的该路线虽然需要用到手性钌催化剂,价格比较昂贵,但用量可以降到万分之一,催化效果良好,有利于工业化生产。再经过一锅法脱Boc酯化,与丁二酸酐酰胺化得到中间体7,与氯化钙成盐得到产品AHU377钙盐,该方法利于钙盐的纯化和储存,可确保终产品达到原料药要求的纯度和含量。路线2:如文献CN107304179报道的通过合成手性中间体12来引入两个手性中心。市售的原料(S)-(+)-5-羟甲基-2-吡咯烷酮与苯甲醛在三氟乙酸催化下得到10,在强碱LDA或LiHMDS的作用下,甲基化反应。如文献CN106496055A报道,该反应提高所需构型的比例,提高产品利用率,有利于工业化生产。羟基活化后,与联苯基溴化镁发生格式反应得到关键中间体,经Boc酸酐保护后,再水解,一锅法得到中间体5。路线3:其他文献发表的沙库巴曲的合成基本围绕这两个路线,稍微有些改变。比如J. Med. Chem, 1995, 38, 1689-1700报道的以N-Boc-D-酪氨酸甲酯为原料,经三氟甲磺酸活化后,在Pd(PPh3)4催化下发生Suzuki偶联反应得到17,碱性水解后,制备Weinreb酰胺中间体18,经四氢化锂铝还原为醛。经 Wittig反应制备3(同路线一),再经钯碳催化氢化还原得非对映异构体。用柱层析的方法分离纯化,或用手性试剂进行化学拆分,获得(2R,4S-)中间体。但是,这种操作方式可能不适合于工业化生产,并且未见相关的光学纯度数据报道。后续制备沙库巴曲的反应同路线一。如果您尝试过上述的合成路线,请和我们分享您的成功经验和遇到的困难。对以上路线有任何评论,欢迎与我们互动哦~
2018-04-23 10:00:00 查看详情>>
硅烷化合物可以替代剧毒危险品吗?OK的
三甲基硅保护基简介三甲基硅基化试剂广泛用于多官能团化合物的保护,生成的衍生物具有较高的挥发度而利于色谱或质谱分析。常用的硅基化试剂如TMSCl, TBSCl,SEMCl,TBSOTf,TBDPSCl等。1.  SEMCl2-(三甲基硅)乙氧基甲基(CAS No.为76513-69-4),通常简写为SEMCl。可以作为羟基或氨基的保护基。若分子内存在游离的伯胺或仲胺,对羟基进行保护,可以选用硅醚保护,由于硅氮键的结合远比硅氧键来的弱,硅原子优先与羟基上的氧原子结合,这正是与其他保护基不同之处。SEMCl常用于咪唑N-1的保护,N-1 H与钠氢或丁基锂形成钠盐或锂盐,再与SEMCl反应,得到保护的咪唑。如CN106467541A报道的,从3到4,取代的喹诺酮类衍生物的保护。硅基脱去的方法常以酸脱为主,例如经过TFA脱后形成乙羟基,再经氨水处理后得到游离氨。任何羟基保护的硅醚都可以用四烷基氟化铵(如四丁基氟化铵、四乙基氟化铵或四甲基氟化铵)溶液中脱去,由于Si-F键的亲和性远大于Si-O见的亲和性。2. TBSOTf叔丁基二甲硅基三氟甲磺酸酯(CAS No.为69739-34-0),简写 TBSOTf。常用于顺式-双(链烯基)环氧乙烷上引入大位阻的TBS。一般说来,分子内羟基位阻不大时主要通过TBSCl对羟基进行保护。但当羟基位阻较大时,则采用较强的硅醚化试剂TBSOTf来实现。生成的叔丁基二甲基硅醚在有机反应中是相当稳定的,在一定条件下去保护时不会影响其他官能团。如WO2007117639所示的反应,以在DCM中加入依次加入2,4-二甲基吡啶(5eq), TBSOTf (3eq)和 5(1eq)。常温反应3小时,经过萃取等简单后处理可以得到91%收率的 6。脱去TBS保护,除了用四烷基溴化铵溶液,还可以用稀酸选择性的脱去其中一个TBS保护基。如T.L., 1988, 29, 6331所示的反应,通过AcOH-H2O-THF体系,可选择性的脱去5-TBS保护基,继续后续5-位上的反应。可以替代剧毒危险品1. 甲基化(三甲硅烷)重氮甲烷(CAS No.为18107-18-1,简写TMSCHN2)代替重氮甲烷作为甲基化试剂,效果与重氮甲烷相当。TMSCHN2在绝大多数有机溶剂中稳定,在中性和碱性水溶液中几乎不受影响,但见光迅速分解。2. 氰基化常见的硅氰基化试剂有三甲基氰基硅(CAS No.为7677-24-9,简写TMSCN),可替代剧毒危险的氰化物参与氰基化反应。TMSCN多用于羰基化合物和环氧化物的硅氰基化。TMSCN在Lewis的催化下,使醛或酮转化为氰基硅醚化合物。当有手性催化剂存在时,有较高的立体选择性。环氧化合物在Lewis酸催化下与TMSCN发生开环反应,产物为O-端保护的硅醚化合物。3. 叠氮化叠氮基三甲基硅烷(CAS No.为4648-54-8,简写TMSA),能够作为金属叠氮化物的替代物,几乎能替代金属叠氮化物的所有反应,并且能够在更多有机溶剂中反应,操作简单且效率高。TMSA与卤代烃反应生成相应的叠氮化物,无需催化剂,但反应温度较高。TMSA可以与缩醛反应得到叠氮化物,卤代缩醛和硫代缩醛的反应活性较高。TMSA可以与异氰基化合物的[3+2]环加成反应合成四唑类化合物等。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硅醚或硅烷类产品及其下游产品的价格和应用,请发邮件至网化商城:info@whmall.com。
2018-03-13 09:45:00 查看详情>>
网化商城MBA产品
MBA的简介含亚甲基桥联芳烃(Methylene-Bridged Arene (MBA))是一种重要的医药中间体,结构具有特殊性,含亚甲基桥联芳烃及其衍生物可应用于有机材料,包括用于光电子、有机场效应晶体管(OFETs)、太阳能电池和其他设备的材料。MBA里亚甲基碳的化学反应范围很广,通过亚甲基上的反应,进行改性,得到下游产品。MBA的合成一般情况,由于MBA结构的差异性,很难用类似的条件合成MBA系列化合物。然鹅,网化商城的科学家以文献为基础,结合公司丰富研发经验,成功研制出系列MBA产品的合成路线,并可提供克级至百克级以上定制服务。如238-84-6,根据文献Journal of Organic Chemistry, vol. 53, 10, (1988), p. 2396 – 2398报道,通过烯烃对特定取代基位置的偶极子进行加成得到相应的稠环产品,如下所示生产238-84-6(4):实验发现,合成4的过程中反应点板很乱,LC-MS几乎找不到产品。该反应需要无水无氧,反应条件严苛,且反应机理复杂,并伴有较多的副反应,无法以此路线得到理想的收率。网化商城平台的科学家重新设计路线,根据文献Journal of Organic Chemistry, vol. 52, 5, (1987), p. 849 – 855报道,可以用锌汞合金(Zn Hg amalgam)还原酮羰基得到目标产品,但是锌汞合金为危化品,较难采购,科学家们采用更加便捷的还原方式得到了最终产品。可以提供百克级以上产品定制。MBA的产品网化商城研发合成系列含亚甲基桥联芳烃(MBA)及其衍生物,部分产品如下: CAS 中英文名 结构式       3074-03-1             11H-Benzo[b]fluoren-11-one       11H-苯并[b]芴-11-酮               243-17-4 11H-Benzo[b]fluorine  2,3-苯并芴   479-79-8 Benzo[a]fluoren-11-one 11H-苯并[a]芴-11-酮   238-84-6 1,2-Benzofluorene 1,2-苯并芴   268-40-6 1H-Cyclopenta[b]naphthalene 1H-环戊二烯并[b]萘   232-54-2 1H-cyclopenta[a]naphthalene 1H-环戊二烯并[a]萘   205-99-2 Benzo[b]fluoranthene 苯并[b]荧蒽   205-12-9 7H-Benzo[c]fluorine 7H-苯并芴   193-39-5  Indeno[1,2,3-cd]pyrene 茚并[1,2,3-cd]芘   207-08-9 Benzo[k]fluoranthene 苯并[k]荧蒽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甲基桥联芳烃(MBA)及其衍生物的价格和应用,请发邮件至网化商城:info@whmall.com。
2018-01-10 12:00:00 查看详情>>
长链脂肪酸及其衍生物规模化生产
网化商城平台的科学家们在文献方法的基础上改进二十九烷酸及其衍生物的生产工艺,实现公斤级规模,并且纯度可达95+%。依据文献(Tetrahedron, 1998, 48(42),9187-9194)的合成路线,网化商城平台的科学家设计合成二十九烷酸的路线是从10-二十八炔(1)。按照文献方法操作,但在1到中间体2的生产过程中, 1无法完全重排到端位。由于端位炔化合物2与非端位炔副产物化学性质相近,无法通过纯化分离。科学家们采取一锅煮的方案继续进行,即这步反应液不做纯化操作,直接用于下一步反应。完成目标产物3的生产中出现较多的副产物,科学家们对纯化工艺进一步改进。通过增加一步化学反应改变产品与副产物的性质,再进行重结晶除去副产物,得到纯度超95%的目标产物3。目前这工艺的规模已经达到公斤级别。长链脂肪酸或衍生物可以合成特种材料,香料等一系列高附加值的特殊化学品,有生物活性的可作为药物研发中间体。根据类似的合成工艺,网化商城可定制多种奇数碳的长链脂肪酸及其衍生物,比如: CAS号 产品名 图片 2363-71-5 Heneicosanoic acid 二十一烷酸   2433-96-7 Tricosanic acid 二十三烷酸   506-38-7 pentacosanoic acid 二十五烷酸   7138-40-1 Heptacosanoic acid 二十七酸   55682-91-2 Heptacosanoic acid methyl ester 二十七烷酸甲酯   4250-38-8 Nonacosanoic acid 二十九烷酸   4082-55-7 Nonacosanoic acid methyl ester 二十九烷酸甲酯   38232-01-8 Hentrlacontanoic acid 三十一烷酸   77630-51-4             Hentriacontanoic acid methyl ester       三十一烷酸甲酯   网化商城平台的科学家们又在文献报道路线的基础上,优化工艺,实现了二十八酸 (Octacosanoic Acid,CAS# 506-48-9)的公斤级别的生产。 网化商城应用这个工艺可以定制多种偶数碳长链脂肪酸及其衍生物,部分产品如下: CAS号 产品名 图片 506-48-9 Octacosanoic acid 二十八酸   55682-92-3 Octacosanoic acid methyl ester 二十八酸甲酯   506-50-3 triacontanoic acid 三十酸   629-83-4 Methyl triacontanote 三十酸甲酯   112-85-6 Docosanoic acid 二十二烷酸   171006-04-5             N-(4-hydroxyphenyl)docosanamide      N-(4-羟基苯基)二十二烷酸酰胺   32775-08-9 Tetraoxatetradecanedioic acid 四氧杂十四烷二酸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长链脂肪酸及其衍生物的价格和应用,请发邮件至网化商城:info@whmall.com。
2018-01-02 11:30:00 查看详情>>
生物酶法生产高光学纯度脂肪醇和芳香醇
手性醇是制备精细化学品,手性药物和农用化学品的重要前体。传统手性醇的合成工艺,需要使用昂贵的贵金属催化剂加氢工艺,并且要利用手性辅剂进行反复拆分以提高光学纯度,工艺复杂,成本高昂,并且仍然难以获得高光学纯度的脂肪醇。 近日,来自网化商城的化学家研发了一条可批量生产高纯度手性醇的生物酶法合成路线。新的工艺操作简单,条件温和,适合大规模安全生产,所得脂肪醇和芳香醇的光学纯度普遍达到99%。经大量实验和生产数据证实,这个方法能有效地多种类的手性醇。 这一突破性成果可广泛应用于各类脂肪醇和芳香醇化合物的生产中。过去一度被认为大规模生产特别困难而且成本高的1,4 -二醇,也可采用这种新的生产工艺制得。 以下是通过这个新工艺合成的部分手性醇化合物例子:手性脂肪单醇 (R)-Butan-2-ol 14898-79-4 (S)-Pentan-2-ol 26184-62-3 (R)-Pentan-2-ol 31087-44-2 (R)-3-Butene-1,2-diol 86106-09-4 (S)-3-Butene-1,2-diol 62214-39-5 (R)-3-Butyn-2-ol 42969-65-3 (S)-3-Butyn-2-ol 2914-69-4       手性脂肪二醇 (2S,4S)-Pentane-2,4-diol 72345-23-4   (2R,4R)-Pentane-2,4-diol 42075-32-1   (3S,6S)-2,7-Dimethyl-3,6-octanediol 129705-30-2   (3R,6R)-2,7-Dimethyloctane-3,6-diol 374791-05-6   (3S,6S)-Dihydroxyoctane 136705-66-3   (3R,6R)-Dihydroxyoctane 129619-37-0   (2R,5R)-2,5-Hexanediol 17299-07-9   (2S,5S)-2,5-Hexanediol 34338-96-0  手性芳香醇  (S)-1-Phenyl-2,2,2-trifluoroethanol 340-06-7   (R)-(1-(4-nitrophenyl))ethanol 58287-18-6   (S)-2-chloro-1-(3,4-dichlorophenyl)ethanol 256474-24-5   (R)-1-(4-Methoxyphenyl)ethanol 1517-70-0   (R)-1-(4-ethoxyphenyl)ethanol 225920-04-7   (R)-2-Chloro-1-(2,4-dichlorophenyl)ethan-1-ol 114446-57-0   (s)-2-chloro-1-(4-fluorophenyl)ethanol 126534-42-7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手性醇的价格和应用,请发邮件至网化商城:info@whmall.com,请注明您感兴趣的产品CAS号、产品名称、化学结构图,以免混淆。
2017-12-10 23:59:00 查看详情>>
0
x

提交反馈